奥博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奥博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21:17:0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忠和告诉记者,最新科普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我国人均科普专项经费同比出现下滑,且近年来增长势头持续微弱,相应的科普经费指数也呈现增长停滞态势,地区间科普经费差距过大,“许多省份科普投入远低于平均水平,非常不利于科普工作全局的可持续发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技术为科普法治化带来挑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2年颁布并施行的科普法实施以来,我国公民科学素质从2001年的1.4%提升到2018年的8.27%。科普法为公民科学素质稳步提升发挥了历史性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又指出,任何制裁只会造成双输。被问到会否担心自己被制裁,她强调,香港官员没有削弱本港的高度自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,媒介形态更替和公众接收信息习惯的改变,以微博、微信、短视频为代表的新媒体成为主要的信息流通媒介,自然也成为科普信息传递的主要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近20年来,我国社会已有快速发展和改变,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参与到科普中来,信息传播更为全面、即时、具有交互性。”周忠和认为,科普的内涵、机制、内容和作用正发生极大改变,更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科普法治体系,及时修法予以回应和规范,与信息化、社会化、产业化、国际化的发展趋势相结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若骅指出,一个国家利用手段或压力,影响别国主权范围内的事,很大机会构成国际法上干预别国的内政情况,在法律上是不能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2019年1月8日,张永潮曾在央视新闻片中忏悔说,收了人家的钱。图片来源/央视新闻片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普新使命呼唤更强法制保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此,周忠和在提案中建议,应尽快启动法律修订工作,并在修订法律的同时考虑科普法治体系建设。比如,从理念上更加突出以人为本,维护和保障公众参与科学事务的权利,获取科普信息的权利,享受科普发展的福利;从内容上加强规制衔接,增强科普法对地方和部门法规的健全完善、规范指导;从内涵上鼓励科学精神、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的传播和普及。